病友故事分享
病友故事03

已經與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抗衡長達4年的黃珮瑜,在23歲時病發。在治療期間,曾面臨兩次復發,然而,在父親無微不至的呵護以及新型藥物的助攻下,黃珮瑜成功控制疾病,至今已有近一年沒有復發跡象。

 

反覆失望卻不曾絕望 她喊話:我的血液是愛組成的 抗癌我不怕!

不願讓爸爸再失去至親 她撐過數十次化療、兩次骨髓移植 終於重獲新生

對於多數大學畢業生而言,23歲意味著即將踏入職場一展所長。儘管對於未來有些徬徨,在這築夢的起點,卻是充滿著希望。然而對於黃珮瑜而言,23歲這年,卻是與死神搏鬥的第一個年頭。在2017年1月,黃珮瑜發現四肢莫名出現像丘疹的點點瘀青、貧血、容易疲勞等症狀。起初誤認為是工作太累及感冒,直到症狀持續近一個月並未改善,才在朋友及家人鼓勵下至家裡附近診所檢查。經血液檢查後,醫師要黃珮瑜至大醫院進行詳細檢查;經轉診後,黃珮瑜被醫師告知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,需要緊急住院治療。

 

「媽媽以前就是因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病逝,雖然心裡早有所猜測,但確認自己也罹患血癌後,走出診間的我還是忍不住大哭一場,嚇到昏厥!」黃珮瑜緩緩地說:「當時的我,剛接到台北世大運選手體育服的設計案,為了治療急性骨髓性白血病,不得不辭職。我完全沒有想到,帶走媽媽的血癌,竟然也讓我與人生里程碑擦身而過。」


(黃珮瑜毅然剪去長髮,與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正面迎擊)

人生戰場從職場轉移到病房的黃珮瑜,對未來感到惴惴不安,但是父親的鼓勵如同定海神針,緩解了她的焦慮。黃珮瑜含著淚說:「爸爸跟我說,不會再讓血癌把他最愛的家人帶走。不管要花多少錢、拜託多少人,他都會拚盡全力,要我不要擔心。」在父親的鼓勵下,黃珮瑜含淚剪去一頭長髮,展開近半年的化療。療程結束後,黃珮瑜恢復良好,但在三個月後,頑固的癌細胞又再次作亂,黃珮瑜再次住進病房。

咬牙撐過治療副作用卻不見天晴 抿著嘴、強忍淚水與父攜手走過治療荊棘路
由於國內外骨髓捐贈資料庫配對不到適合捐贈者,所以當癌細胞捲土重來時,主治醫師建議找親屬進行配對,最後確定其父親及姐姐適合捐贈。憶起爸爸義無反顧的要求捐贈骨髓時,黃珮瑜又氣又感動。憶起爸爸義無反顧的要求捐贈骨髓時,黃珮瑜又氣又感動,她說:「爸爸年紀大、又曾生過一場大病,大家都很擔心他身體會撐不住,但最後還是沒人拗得過他的堅持,成為了我的捐贈者。」移植父親骨髓的黃珮瑜,原以為就此治癒,然而,上天對於她的考驗還沒有結束。半年後定期檢查時,醫師發現癌細胞竟然又復發了,且這次病程發展更急、更快。突如其來的噩耗,就像是大雨將至前密布的烏雲,霎時遮住了黃珮瑜對於美好未來的想像。


(面對治療期間發燒、感染等不適,黃珮瑜為了父親仍咬牙苦撐)

「老實說,當時我真的覺得自己好不了了,心灰意冷找了朋友幫我拍攝緬懷影片,甚至開始跟爸爸、姐姐討論我的告別式要怎麼舉辦。連我要化的妝、要穿的衣服都告訴他們了。」黃珮瑜紅了眼眶說:「我知道爸爸聽了這些話有多傷心。因為治療的過程中,爸爸絕對不比我輕鬆,他不只要忍著身體的不適,捐贈幹細胞給我;當我治療出現副作用時,還要忍受我的遷怒;甚至活在隨時可能失去我的恐懼中。我知道爸爸跟我一樣,都是咬著牙、抿著嘴,苦撐著面對一次又一次與病魔抗衡的拉鋸戰。」為了不讓父親及家人傷心,黃珮瑜選擇再次迎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,回報爸爸無條件的付出。

從失望中找到未來希望 癌友也能很不一樣 重拾理想人生你我都可以
有鑑於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屬於頑固型,黃珮瑜決定採納醫師的建議,加入新型藥物治療實驗計畫,以標靶藥物合併化療藥物進行治療。黃珮瑜的病情在新藥助攻下,完成四次治療後達到完全緩解,且因為新療程的治療能更精準抑制癌細胞,治療副作用也大幅減少。爾後,在完成了第二次的骨髓移植後,終於治癒急性骨髓性白血病。完成治療後的一年間,定期追蹤也都未發現復發,終於掙脫了疾病帶來的囹圄。


(成功治癒後,黃珮瑜已掙脫疾病枷鎖,與父親快樂出遊)

走出生命低谷的黃珮瑜,不只重拾燦爛笑容,也重新返回職場,朝著理想人生沉穩踏實地前進。不只活出生命色彩,她也希望透過自身經驗,鼓勵所有癌友:「雖然我們的血液裡曾經或現在遭受癌細胞的侵犯,但也流淌著家人以及捐贈者的愛,充滿了重生的力量。千萬別被癌症患者的刻板印象限制了美好未來的想像。今日的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已有許多新型的治療方式,預後也越來越好,副作用也可以改善,別被自己對於癌症患者的刻板印象限制美好未來的想像。請大家不要放棄治療,因為一旦放棄,我們的生命就只能停留在傷心的時刻。積極透過正規療法對抗急性骨髓性白血病,我們才有希望在疾病帶來的困頓裡,撐出一片屬於自己的璀璨明天。」

點及下方連結,觀看黃珮瑜的抗病紀錄影片: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uperwomanv07/videos/453993601924250

更多病友故事:
黃先生抗病故事分享
范先生抗病心路歷程